殊途途途途途途

第一次尝试在平板上摸……颜色好少丫
是小鬼王和想象中的昆仑君ww

摸一张叼糖的赵处www
他超可爱!!!

“你脸上有灰,我帮你吹吹。”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救命这都是谁家的小甜心,还这么押韵

不是甜粽子不是咸粽子是一枝花哦
迟到的端午快乐w

是抓阄定攻受【?

#瞎摸
  玩个梗
  提前祝甜甜十六岁生日快乐!!!!
  明天过年嗷!!!

大晚上摸一张一边骂一边哄的一枝花~
表白长顾和729全员www

2018年6月1日蝴蝶蓝在元气阅读直播答粉丝问涉及叶修的内容

hhhhhhh高端意识,眼神交流,骚操作

叶子修修:

全称应该是:


2018年6月1日“元气阅读”叶修庆生应援活动解锁应援冲破8000W的福利,作者蝴蝶蓝到叶修庆生圈答粉丝问直播中涉及叶修的内容


问:看原著时,一直觉得4-7赛季应该是叶修个人能力达到巅峰的时候,可是这期间却没有拿过一个冠军好遗憾。叶修巅峰时期的战法和散人时期的哪个比较强♪(^∇^*)


——散人时期经验更丰富,技术更全面,体力精力自然是不如以前。


问:虫爹,我感觉老叶身边比较相熟的朋友,像黄少,乐乐,沐秋,甚至包括他弟弟叶秋,性格都是比较活泼的,被他撩一把容易炸的那种类型,是不是老叶就喜欢逗这样的人玩啊?


——是因为这样的情节存在感比较强,让你有了“总是这样”的错觉。


问:作者以后会写续集吗,比如全职高手世界锦标赛篇?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全明星战队在世锦赛集结了。


——不会。


问:虫爹你好,新书何遇弟俩跟叶修兄弟俩有什么不一样么?


——长得不一样。


问:虫爹泥嚎!我想知道叶修如果把自己不用商业代言的原因(家庭原因)告诉陶轩,陶轩选择的道路会有所不同吗,(有人常常认为这是叶修的不作为),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问过,麻烦虫爹了!


——其实不会有特别大的不同。产生矛盾的原因并不会影响矛盾本身会导致的后果。


问:全职中有哪些情节是写书之初就已经定下的吗?虫爹你本人又最喜欢哪一段情节?


——有一些吧,龙抬头,唐柔挑三,叶修决赛的3.5秒,大结局等等,还是有不少的。


问:虫爹 你儿子上花旗大屏了 你看到了吗 外滩的夜景是真的很漂亮 你儿子是最棒的


——看到了照片。


问:我想问原文里面说过叶是一个经常口是心非的人,是不是别人对他好的时候,他会有点不好意思,然后故意转移话题之类的?


——我想不起来了,需要联系上下文。


问:虫爹,希望你花一百字正面描写一下叶修的容貌,听说你在炎铃太太做人设时提过一点人物外貌的


——你的听说是误传吧,我基本很少外貌描写,因为不会。


问:想问巅峰荣耀什么时候出二


——连有生之年都不敢说。


问:虫爹那我就补全一下某个妹子关于老叶口是心非的问题吧,比方说黄少来帮老叶的那一次,黄少明明没有登记,所以是不用交上网费的,但黄少跟老叶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时老叶转移话题说要他交十元上网费,那里老叶是不是不好意思了啊


——你理解有误。没有登记所以网费没有凭证就是当下很严重的困难。所以这段其实是黄少天说有困难跟我说后,叶修立刻诚恳的提出了困难。这并不是转移话题,而是用消耗黄少天承诺的方式把他敷衍掉了。


问:提问,原文中有一段关于叶修买外卖加辣并吃得很开心的情节,所以叶修是辣党吗?


——我不记得啊。


问:虫爹!晚上好!全职高手中的叶修是一个性格十分复杂的人物,技术强,不忘初心,勤奋,随和,温柔,幽默,理智,远见等等等等,从书里的很多很多细节都可以直接或间接的看出来,请问虫爹刻画人物时是否有很多无意识中写出的人物性格?


——写书会受潜意识影响,但不存在无意识。毕竟是过脑子的工作。


问:虫爹!看我!大电影!你会参与吗!


——是说动画的?我不参与创作,但有看剧本参与讨论出出主意什么的。


问:虫爹,世界邀请赛这个结局是从开头就想好的吗?不是的话大概连载到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呢?


——开头就想好了。


问:虫爹假如是现在写全职的话,叶修是不是就不会喜欢抽烟了呢?当时为什么会想到给叶修设置这样的喜好呢?


——坦白说忘记了。


问:蝴蝶蝴蝶~你觉得叶修最酷或者你最喜欢的特质是哪一点?让你觉得“写出来这么牛逼的人物的我真厉害!”的那种


——分寸感。


问:想问一下,zzk评价叶那句“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可以说前后第一人之间,有种后辈对前辈的敬佩之情?要不然也不会用伟大来形容?


——对啊。


问:虫爹!还会再写番外吗?比如世邀赛 超好奇


——世邀不会


问:虫爹虫爹,你在连载全职的过程中有没有推翻之前的大设定修改连载方向的时候?如果有的话是哪里呢?为什么这样决定?


——没有。其实全职这故事,看开头可能大家都知道之后大走向,没什么可调整的。


问:虫爹!刚才你没回答上的我的问题!吴雪峰!动画大电影!是已经有动画人设了吗!!


——第一部里是有,人设还在做吧


问:刚刚看到有人问小周在世邀赛的沟通问题,其实我觉得小周不是不善言辞,原文设定是因为战术水平操作意识才会跟队友有沟通不畅的问题,我觉得国家队战术水平好的,比如叶修应该能协调理解周的战术意图,沟通应该会很方便吧?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是否正确?


——高端意识,眼神交流。


问:蝴蝶大大,叶修的生日为什么是529呢?是随便挑了一天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没有什么特别含义。

【静临】“熬夜不长个子,折原临也同学。”

#
懒癌晚期
取关趁早
文风奇葩
慎入

1.
平和岛静雄最近有点头大。
还有点小失眠。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他每天也照常躺床上,养精蓄锐蓄势待发准备睡觉。

问题出在折原临也身上。
这位情报贩子最近不知道又接了一笔什么大单子,废寝忘食日夜敲打他的电脑。
聚精会神的看也就算了,还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轻笑。

这下子躺床上的那位可有点沉不住气了。
长夜漫漫,这一个无心睡眠,余下另一个只好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了。

电脑有什么好看的,能有我好看吗?
早起的静雄黑着脸,顶着俩黑眼圈和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愤愤。

2.
静雄也不是没有恃宠而骄的资本,不过每次想这么醋意横生发作一通的时候,忍不住想到了每天凌晨时折原临也睡在电脑前的背影,于是顺理成章的偃旗息鼓,拍向临也后脑勺的巴掌神使鬼差地抄起人拎到床上。

静雄承认他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

3.
“啥?长期熬夜对身体有什么伤害?”
居家好男人岸谷新罗一边系围裙一边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脑袋中间充当临时咨询师。

虽然池袋密医是两人称得上挚友的存在,但事实证明读作挚友写作损友的交情摊在那里,能享受到新罗从饮食起居无微不至关怀的,永远只有赛尔提。

至于静雄和临也?
呵,男人。

4.
“我说静雄,你有时间研究这些马后炮的鸡零狗碎不如试试强制让他早睡?”新罗在厨房上演了一个现场版的手忙脚乱,就差把手机当鱼直接扔锅里煎了。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传来犹疑不定的一句:
“……可是这也是他的工作吧,要是他不愿意被我管着怎么办?”

啧。
新罗很有想把手顺着信号伸过去倒拎着静雄把脑子里的水控干净。
这两个不正常人谈个恋爱还这么扭捏。

显然。新罗已经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和赛尔提划到正常人的行列了。

5.
“换句话来说吧,如果赛尔提有什么习惯,但是长此以往对她身体没什么好处,我会毫不犹豫强制她改掉,”新罗已经不想再鸡婆下去了,啪的一声丢了锅铲端开锅子:
“没什么理由,她是我爱人。”

话音未落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响,新罗一秒收掉一板一眼的表情,甩开手机摆出“赛尔提亲亲饭已经做好了欢迎回家!”的谄媚皮相扑过去,留给那头的静雄一段干脆利落的忙音。

6.
折原临也发现今天的平和岛静雄有点不对劲。
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
照常一样洗完澡窜上椅子,准备对着电脑再大战一个通宵。

而且他发现每天在桌子上睡着以后都会在床上醒过来。
这么一想不仅一点都不困了还有点美滋滋。

有人给抱到床上感觉挺不赖。

开心坏了,叉会腰。

7.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

临也看向杵在身旁的静雄,有点摸不着头脑。
静雄抬起手,手里拎着他们房里的闹钟:“很晚了,该睡觉了。”

临也抬起眼皮,懒洋洋赏了一个纡尊降贵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表示“好的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了闲杂人等可以跪安了”后,又重新看向面前的显示屏。

这笑容直接把静雄后面一堆还未发表的讲话打上废话的标签,静雄气的一噎,这下子想说什么都忘了。

8.
这可不行。
静雄觉得人都已经被他宠成祖宗了,再这样下去就要上房揭瓦了。

说不过临也索性就动手吧。
静雄倏地转身折回来,三步并两步抢上前一把关了电脑另一只手不由分说拽开电脑椅把人抄起来。

9.
“欸欸欸干什么干什么,”临也被他一把打横抱起,体力上占不到丝毫优势的情况下一大堆嬉皮笑脸的嘴炮正蓄势待发。

他一边腆着脸笑着,一边使劲儿伸胳膊蹬腿,妄想从静雄的怀里挣出来:
“小静你可不能这样,这是我的电脑,我的工作,睡觉时间也是我的自由,对吧,你不能……”

“那都没用,你人是我的。”静雄稳稳地钳住他,声音不大但字字句句都是不容置喙的坚定。

“……????”
临也整个人都懵了。

10.
用他平日里和岸谷新罗炫耀时的话来说,他和平和岛静雄斗嘴,就和静雄对他动手的结果一样,那都是单方面的碾压,毫无悬念。
显然,说这话的时候临也并没有想到,嘴炮技能是个软件技能,猝不及防就升级都不用打招呼的那种。

比如此时此刻的平和岛静雄。

仿佛这句话是致命的病毒,不鸣则已,现在则直直戳到最要紧的程序深处,他耳朵里嗡的一声,感觉大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死机了。

嘁,我爸妈都没这么管过我,
临也有些哭笑不得,五味杂陈地抬手搁在脸上挡住自己的视线。
太矫情了,他忿忿地想。
矫情得我鼻子都酸了。

11.
折原临也平日里那张嘴就没消停过,随着他那高速运转的大脑枕戈待旦惯了,到了思维卡住的时候倒也安静的出奇。

虽然看起来他是宕机一样的一动不动,心底可谓是百感交集。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与他而言,父母不过是远渡重洋的遥远身影,血脉相连的两个妹妹在他心中也一直处于理当受他口是心非的庇护的位置
他不过用他自己坚持的方式给与家人应有的疏远,以及夹杂在疏远之下的温柔。

是属于折原临也的温柔。

他虽心底思绪飘浮,面上却习惯性想扣上那张嬉皮笑脸的面具,仍是不习惯被其他人窥见他任何真情实感。

他摸索着想去摆出皮笑肉不笑的脸,只是扯起嘴角的那一瞬间才想起来,对着静雄,他早已不知道把那张面具丢到哪个角落里了。

于是他只好结结实实地感受到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暖意,从箍住他的手臂源源不断地传来。

他终于只是鸵鸟一般把脑袋往静雄怀里一钻,动也不动了。

12.
静雄于是顺顺当当把他抱到床上。

把人塞进被窝以后挨着他躺下来,顺顺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着损了一句:

“小心熬夜不长个子。”

临也哐当一声就想窜出被窝当场给某人表演一个鸵鸟炸毛。

不想,这只鸵鸟窜到一半被人抵住了脑袋。

是静雄把下巴搁在他的额头上。

13.
好像有什么轻轻拂过头顶,暖暖的,满是让他安心的气息铺头盖脸地漫过来。
参杂着笑意的磁性嗓音低沉地从耳畔回响到心底:
“晚安,折原临也同学。”

临也眨眨眼,又眨了眨,罕见地松懈下来,终于连略有些疲惫的声音也添一分平缓的笑意:

“晚安。”
他咕哝一声,把脸往下一埋,轻轻合上眼。

_End
#
冒个泡
昨晚打腹稿打到失眠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越打越兴奋(抹把脸)
520快乐ww
晚安

520快乐www
戳一张认真描手手的一枝花,以及一只努力揪杏花枝的一枝花www
第三次尝试指绘,不好看求轻拍(/ω\)

卧槽!!!!今天重温开封奇谈才想到!!!!!
白菊花的小名叫小飞飞!!!!!如果冠上他现在的姓就叫白飞飞!!!!!!!!!!

……

所以杰大你懂了为什么叠纸没让你配李泽言了吗?

【救命这什么沙雕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