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途途途途途

【秀透】两天三夜

#
本来以为是个几百字就能说完的
没想到脑洞越开越大
活该谁让我不列大纲
文风又渣又奇葩,慎入
以上
那么,食用愉快
2.
三人行的关系总是很微妙的。
尤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也许是安室的敌意表现得过于明显了一点,身为搭档的苏格兰就一次又一次地在两人中默不作声地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甚至在一次劝解时被贝尔摩德目睹了全过程,对方戏谑地给苏格兰冠上了知心大姐姐的称号。
黑麦:“……”
苏格兰:“……”
波本:“……噗。”

这种奇妙的组合很快就得到了上头的注意。
作为刚进入组织没多久的新手组合,他们的表现称得上是惊艳了。
尤其是诸星大。
敏捷度,应变能力,还有那份杀人不眨眼的果决,
饶是他安室透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我敢说这货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安室透十指翻飞,一边面不改色地企图黑进组织的内部网站,一边对着苏格兰愤愤。
“当初谁说他不过是个靠勾搭妹子上位的小白脸?”苏格兰头也不抬地揶揄。
诸星大刚入组织那会儿安室透以为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小白脸,不仅面瘫,而且那种沉稳淡然的气质也实在让别人难以对他有什么别的定位。
小白脸归小白脸,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长着再好的脸也保不住命。
没办法,boss又不是外貌协会的。
“切,那不也是靠勾搭妹子上位的?”
“如果你以为他是靠宫野明美那可就错喽~”
细细的鞋跟在门边撞出一声脆响,金色长发的女子唇边是一抹极为诡秘的笑容,门内的两人俱是一惊。
贝尔摩德。

安室不动声色地将破译密码的手停下来,默默与苏格兰交换了个眼神,迅速将手中的电脑切换到一个游戏页面上。
苏格兰扭过头看向门口,面色平静:“我还以为刚刚执行过一个任务能让我歇一口气呢。”
贝尔摩德轻轻耸肩:“这次不是找你,是波本。”
安室佯叹一口气,啧啧舌,消去电脑上的浏览记录后将电脑合上:“我才玩到一半呢。”
两个人极为默契地对于贝尔摩德怎么知道他们缩在这间酒吧包厢的事情绝口不提。
贝尔摩德似笑非笑:“待会儿让你玩个够、
——如果你还能活着回来的话。”
安室有些不耐地瞥向她:“说吧,什么任务?”
贝尔摩德转身便走:“带上配枪,你和黑麦,去码头。
记住,这次的货很贵重,轻拿轻放。”

“我说你们这些人交易能不能有个新意,不是在仓库就是在码头。”
安室瞥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目标,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货装进手提箱。
耳机里忽然传出黑麦颇为急促的声音:“带上东西快离开那里!”
几乎是条件反射,安室将手提箱合上窜起身。
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后背就被抵住了。
晚了。
安室啧舌。
果然和那货一起就没有什么好事。
身后的脚步声零零碎碎,他细细地听,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最多五六个人。

“把你手中的东西交给我们。”沙哑的男声响起,后背被抵得更紧了些。
向周围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的不爽又加重了一层。
关键时刻死哪去了!
算了,先脱身要紧,瞥向左右的集装箱,左手慢慢提着箱子,装出有些哆嗦的模样,将右手缓缓地举过头顶。
背后的男声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把货交出来就让你死得痛快点。”
他一边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一边缓缓地弯腰将提箱稳稳地放在地上,然后猛地矮下身掏出枪,借着手提箱的掩护打个滚一左一右各放一枪。
敏锐如他,很快便察觉出方才的枪声中混杂着来复的射击声。
方才的男子连追着他开了两枪都没射中,因为手提箱在他手里又顾忌着没敢乱打,瞬息之间安室已经站起来用枪指着他的眉心了。
“你完了哦。”安室看向男子的身后冒出的熟悉的身影:“要想黑吃黑至少先看看我这边还有没有人啊,六个人全都背对着狙击手到底想干嘛啊。”
男子持枪的手抖了抖,抽搐着脸说不出话。
“还有啊,面对突发状况蹲都不知道蹲一下活活站着给别人当枪靶子,要是被你们这种水平的随随便便弄死了我还要不要混了?”
安室笑得一脸灿烂。
“训够了没有?”
淡淡的一句话,伴随着最后一声枪响,硝烟味浓浓地弥散开来。
慢慢踱过来的黑麦背着来复,将手中的枪塞回怀里:“不是我说你,你收货的时候就不能警觉一点?”
“明明负责放哨的是你!”
忍无可忍的小国安瞬间炸毛,一拳递过去。
黑麦一个侧身躲过,伸手去拿地上的手提箱,眼神中满是揶揄:
“走了。”

如果说这次的行动有什么作用的话,那无疑是更进一步奠定了黑麦在安室心中惹人讨厌的地位,这也是第一次黑麦对安室露出漠然深邃以外的其他眼神。

理所当然小国安又跑到知心大姐姐苏格兰那里发泄情绪了,这是后话。
苏格兰娴熟地将绷带撕开,慢条斯理地给小国安手臂上的擦伤包扎。
“这么说,这次行动多亏了黑麦啊,不然就算你有手提箱护着,以少胜多,还是会受伤。”
“本来他就是负责放哨的嘛。”小国安撇撇嘴。
“那如果不是他提醒,你大概早就被杀了。”
安室安静下来。
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及时把手提箱拿在手里,对方大可不用威胁他交出手提箱,毕竟直接杀了他再把货收好方便的多。
“而且我相信你大概也猜到了,听贝尔摩德的口气,这次的货应该是……”
“炸弹吧。”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害得刚喝了一口咖啡的小国安差点一口喷出来。
背后的罪魁祸首对此熟视无睹,自顾自地说下去:
“而且威力还不小,所以对方不敢直接杀了你,如果拿着手提箱的你被杀,手提箱掉落在地,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安室深吸一口气,重重呛咳几声,这才缓过来,一脸苦大仇深地瞪向身后:“你跟踪我?!”
黑麦一脸正人君子无辜纯良:“只是来找苏格兰,我没有偷偷跟踪人大老远赶过来只是为了看某人包扎伤口顺便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癖好。”
“我说的都是实话又没有冤枉你!”炸毛。
“而且那个某个人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毫无常识,差点就送命了。”一本正经地开嘲讽。
“你说谁毫无常识!!”气得眼前一黑。
“你看,还一点就炸。”黑麦一副快被小国安咬到鼻子的表情后退了一步。
“啊啊啊苏格兰你别拦我我要杀了他!!!”
小国安气得跳脚。

“行了,说正事。”
“下次的任务,”黑麦夹着烟,指了指自己和苏格兰:“在市区,有点麻烦。”
安室乖乖坐在一边喝着杯子里快要冷掉的咖啡。
“那消音器也要带上。”
“嗯。”
然后就默默无言了。
讲真,苏格兰和黑麦一起执行任务那叫个安静如鸡,安室有过一次帮他们远程指挥的经历,耳机里除了偶尔的应答声脚步声和扣动扳机的声音以外没有任何动静。
合着你们是靠脑电波交流是吗?
这两个人说是有默契也好,说是本来就不善言辞也好。
用安室的话来说迟早这两个人会闷死掉。
但有安室就不一样了。
在安室眼中,
苏格兰属于一看就有好感的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想和他聊聊;
黑麦属于一看就没有好感的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想和他聊聊。
当然和后者的往往会因为出枪舌战不分胜负而演变成在格斗训练室里拳脚相加的融洽会谈。

“黑麦也不是个太坏的人啦。”一次任务回来以后苏格兰这样说。
“……反正看到他我就不爽。”安室绷着脸仔细地擦枪。
苏格兰耸耸肩,将伪装在贝斯包里的枪拿出来摆好,从橱柜中取出酒杯。

_fin
#
总感觉透子和秀一之间的关系微妙有点像隔壁池袋剧组那对……
就是看你很不爽啊什么的
如果用动物来比较的话,
赤井像是狼,透子嘛……个人比较偏向于小金毛
辣——么可爱【比划】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