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途途途途途

【秀透】波本小公举团宠日记

#
文风又渣又奇葩,慎入
大概算是秀透?
全员幼儿园设定
只是码着玩而已
认真看你就输了
OK?
那么,走你
1.
琴酒在沙坑里认认真真地堆小人的时候,赤井忽然跑过来,一脸的神神秘秘。
“你知道我们班班花是谁吗?”
“班花是什么东西?”伏特加吭哧吭哧挪过来。
赤井瞥了他一眼。
“把你那一副大墨镜拿下来先!”

2.
午休时间。
贝尔摩德踮脚给班花安室透头顶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粉红的。
好看好看——临走的时候边说边偷偷从安室的桌子上顺走一个水果糖。

安室抬起头的时候周围的小朋友都在盯着他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宝宝睡觉吗?
安室一边理直气壮地腹诽一边一脸懵逼地应对着四面八方的目光。

睡得久了点,头顶一撮毛翘起来。
正下方是端端正正的蝴蝶结。
眼睛里氤氲着没睡醒的水汽。
就这样无辜哒萌萌哒安室宝宝与四周的小朋友们对视。

哐哐哐。
一阵大脑死机的声音。
集体。

3.
好可惜。
贝尔摩德趴在桌子上含着顺来的水果糖,眯着眼睛看向斜前方戴着一个蝴蝶结的蘑菇头。
昨天看到的米色连衣裙应该挺适合的。
回想一下裙子的尺寸再看一下安室宝宝的身材。
贝尔摩德在心底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gj。

4.
下午茶时间。
一二三四……
咦?安室愣了愣。
再数一遍。
一二三四……
怎么少了一个糖?

5.
“怎么了?”
左边的苏格兰看到他愣神就凑过来。

“我的糖少了一个。”
安室面前的糖一字排开,端端正正,四个。

“吃我的。”
右边的琴酒把手里的糖递了一个过来。

“不,吃我的。”
还没等到他接,苏格兰捧住手里的五个糖,全部码在他的桌子上。
琴酒抿抿嘴,学着苏格兰的样子,捧起自己那里剩下的四个糖。

6.
安室有点为难看着自己面前一排糖。
整整齐齐。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哎哎哎数不过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努力遏制住脱鞋扳脚趾的冲动。

7.
我吃不了这么多——安室的声音消失在一左一右两个包围里。

目光相撞。
噼里啪啦。
我先给糖的!
我给的多!
吃我的!
吃我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8.
小孩子嘛。
遇到这种以脑电波为基础以目光为媒介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
“单挑去!”
琴酒拍桌。
“走啊走啊。”
苏格兰拉开小板凳。

9.
肉肉的小手,肉肉的胳膊,肉肉的脸庞,肉肉的小腿。
叽里呱啦全部搅在一起。

“明明我先!”
“我的多!”
相持不下以后自然而然就是胡搅蛮缠。
揪头发扯脸挠耳朵抠眼珠子。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安室眼睁睁看着一左一右从意念吵架到大打出手,措手不及。

10.
全班的小朋友几乎都跑去观战。
蹲着的站着的端小板凳的嗑瓜子的。
安室坐在原地,
纠结要不要过去鼓个掌什么的。

“你的糖丢了一个?”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刚回过头,忽然有什么迎面而来。

下意识地张开嘴。

甜甜的。

针织帽下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
“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11.
赤井从后排踱到前排,挨着安室坐下。
手里捧着四颗糖。
他自己的。

“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安室指向单挑地点,看向身边的赤井。
他嘴里被塞了一颗糖,鼓鼓的。

他们幼稚,在比谁的糖多——赤井笑得很欢。

等到他们打累了,就不打了。

哦。

安室看着赤井利落地把他桌子上多出来的糖左一捧右一捧还了回去。
然后把自己的糖和安室的堆在一起。

“还要不要吃?”
“嗯!”
你一颗我一颗。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12.
架自然是没打完的。
两个小团子打太极一样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
被老师注视了十分钟。

期间除了肢体冲突还进行了友好的语言交流。
“你傻帽!”
“你才傻帽!”
“大傻帽!”
“反弹,嘿嘿。”

这样的。

13.
“面壁去!”
老师拎鸡仔一样一手一个。

两个鸡仔互相怒视的目光进入教室以后瞬间烟消云散。

安室和赤井并排坐好朋友手拉手。
你一颗我一颗吃糖。
腮帮子鼓鼓的,小腿儿晃得可欢。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而单挑者两个人的桌子上,糖早已物归原主。

14.
两个人靠着墙站在最后一排,恨恨地盯着前方戴着针织帽的脑袋,
同仇敌忾。

不过之所以这家伙有了可乘之机,完全是因为他们打了一架的缘故。
他们很快反应来。

于是他们彼此对视一眼,轻轻地慢慢地伸出手。

怪你怪你怪你怪你怪你都怪你大傻帽大傻帽大傻帽!!!!!!

在老师看不到的地方,两只手掐在一起,狠狠使力。

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硝烟弥漫。

_fin
#
大晚上本来想码正文结果码不出来
所以就丢了这个
算是临时的脑洞
反正我写的挺开心

食用愉快,晚安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