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途途途途途

【双赤】只是一点点脑补而已

#
从来没想到自己码的第一篇黑篮同人居然是双赤,
明明吃的是赤黑【笑】
只是今晚刚刚刷完LG,想了想还是跑回去把漫画又翻了一遍
有点难受。

文风又渣又奇葩,慎入
那么,食用愉快
以上
#
赤司征十郎意识到自己身体中有着另一个意识体存在还是很早的时候。

那时的征十郎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笑容温敛待人谦和。
每次考试的年级第一,篮球队体测的佼佼者。
师生眼中的优等生,父亲眼中赤司家标准的继承人。

没有君临天下的决绝傲然,没有中二病晚期一般的赤金双瞳。

嗯。

可惜变故来得太快了。

赤司诗织平日里温婉的笑靥忽然失了颜色,映着那黑黑的相框上的反光,一把刀似的一遍一遍地剜着心底最后的一处温柔。
拔出来,捅进去。
拔出来,捅进去。
狠狠翻搅。
血肉模糊。

“身为赤司家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优秀到无可挑剔。”
“胜利,没有什么比胜利更重要。”

——父亲,您在意的,始终只有这些吗?

胜利……
少年小小的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终是一声几不可查的叹息消弭于唇间。

——“很辛苦吧?”
与自己相似的声线嗤笑着在耳畔响起,陌生而熟悉。
——“我来帮你吧?”
无数次,无数次
在他疲惫不堪面对家族式教育强打精神的时候;在他浑身汗湿重重喘息撑不起纤瘦的身体的时候。
而他,也一直咬牙从心底翻出一声果断的呵斥作为回答:
“闭嘴。”
清冷而果决。
无数次。

……

如果输了就会失去这一切?
一直以来苦苦努力着的关系终于支离破碎。
分崩离析。
“欸……赢了这一球的话,明天的训练就不用来了?”
紫原的声音懒散又漫不经心,只是渐渐地远了。
眼前发黑。
我赤司征十郎……居然会输?
如果输了……
一直以来并肩行走的能称为朋友的存在慢慢地愈行愈远。
支撑崩塌了。

瞳孔剧烈收缩。
不能输……!!
有什么苦苦坚持至今,
终于啪的一声,断了。

肩膀被人搭住。
傲慢轻狂的声音响彻身周。
带着几分笑意。
“还是换我来吧。”

……

顺理成章一般。
征十郎一号同学就这样开始了他漫长的冷板凳生活。
顺便提供豪华观众席观摩二号同学怎么披着他的皮为非作歹。

这种男主被反派大boss附体无可奈何只有寻机会翻身的狗血剧情什么鬼!
一号同学拍桌……拍冷板凳。

他就这么一路目睹着大boss二号同学被诚凛一路刷到红血。
曾经的君临天下睥睨众生中二之眼比我高的都得死这些羞耻度爆棚的设定通通无影无踪。
一号同学冷眼看着,就差拍拍小手给点掌声了。
让你没事装b。
该。

这时候大boss就要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他就可以取而代之拿回自己的身体了哈哈哈。
喜大普奔。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他看到赛场中央的那个赤发童颜的身影,神使鬼差一般想到了过去的自己,没憋住开了口:
“到极限了吧?”

……

这种哥哥给弟弟收拾烂摊子的既视感怎么回事?
一号回头看向蹲在观众席一脸生无可恋画圈圈的二号同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偏偏人家二号同学根本不领情。
一心觉得这个哥哥把自己又关进了小黑屋。
各种怨念各种牢骚。

孩子太小不懂事。
心很累。

……

赤司征十郎看到纳什的一瞬间就有一种隐隐不安的预感。
太过相似了。
纳什和另一个赤司。

撇开中二不谈,那种对于自己绝不可能落败的自信和藐视其他人的傲慢。
虽然对他说的话相当不爽,但是因为这份相似,赤司在面对纳什时从不敢掉以轻心。

“能听得到吗?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赤司一边在赛场上奔走一边在心中暗暗呼唤着。
对战纳什虽然没怎么处于太大弱势,但始终处于精神与体力高度集中的状态,隐隐已经有种吃不消的压迫感。

汗水顺着前额与颈项滑落,赤司轻轻喘一口气。

自从拿回身体的主导权以后他就没和另一位说过什么话。
当初被对方压制在意识深处的时候他也并未过多挣扎,因为他知道,他的确需要另一个人来给他力量。
更何况那只眼的主宰权在对方手里。

——“…嗯。”
忽然传来一声回应。
由远及近,逐渐清晰。

——我知道了。
——我想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没有往日的骄狂和孤绝,熟悉的陌生的声线多了一份沉稳。
只是……
似乎隐约有怒火被刻意压制着。

在生气?
赤司没来得及多想,有什么忽然打开,眼前一阵恍惚。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交出自己的身体。
能不能回来,能不能再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要连我的份一起赢回来啊。

似乎被什么吸进意识深处,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面对面。
也许是第一次和另一个赤司征十郎这样心平气和地交谈。

并肩而立。

擦肩而过。

——交给你了。

——…嗯。

……

只是该说纳什确实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么。
或者说,他们的意料。

面前的金发男人笑得狰狞,细小的瞳孔中凝出中二的光芒。
“他说……和我一样的眼睛?”
赤司征十郎清楚地看到另一个赤司眼中闪过的茫然和惊诧,脸色似乎都变得苍白。

接下来几乎是毫无悬念的单方面的虐杀。
连二号被晃倒赤司也没有觉得惊讶。

——可是、
赤司继续在场上努力地奔跑,看起来有些可笑一般徒劳挣扎。
——不想输、
纳什的不屑笑脸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划过。
——不想输啊。

站在意识深处的赤司发狠地咬住牙,攥成拳的手心被指甲深深刻入。
似乎全身都在不甘地嘶吼颤抖。

赤司的动作生生刹在那里。
绿间愣了一瞬。

赤司晃眼了一瞬,这才意识到有什么来到自己身边。

两个赤司再次面对面。
卧槽你跑回来干什么,还在比赛呢大兄弟滚出去啊。
当然这种话我们温柔优雅教养极好的赤司家小少爷当然不可能说出口。

另一个人站在他的正对面,面色有些凝重又有些古怪。
似乎酝酿着怎么开口。

哦这个弟弟是不是对战纳什不胜又开始军心动摇了?
赤司征十郎一边腹诽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给这个弟弟鼓励鼓励。

没想到还没开口对方就先说了话。
“…果然、还是只能这样了、”

——“再见了。”

面前的赤金双眸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薄凉,眼中有什么深深沉淀下来,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丝他看不懂的东西。
……?!说什么…
没说出一丝口的话梗在喉里,难受,还有心底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慌乱。

——……你应该明白的
——纳什很强,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输。

他怎么会不明白?
二号能想到的,他怎么会想不到?
但是心底隐隐约约就是不希望那个愿望变成现实。

够了,
不要再说了。
他怔怔地想要去阻止对面的赤司说下去。
但是如同被蛊惑一般抬不起手。

耳中空茫一片,只有嗡嗡的响声。
连二号说了什么也几乎听不进去。

——所以我会消失,将一切还给你,变成完整的一个人。

“……”

他隐约觉得自己是否应该说些什么。
可是似乎连发出声音都困难。

觉得有些好笑。
之前明明那么迫切希望这个畸形的人格消失不见。
担心把身体交给他以后自己再无可能重见天日。

现在呢?

“……只能这样做了吗?”
下意识地开口,嗓音沙哑低沉,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对面传来一声轻笑。
——别在意,我本来就是不可能诞生的存在。

——但最后居然还能和大家一起打球,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份太大的饯别礼了。

对面的口气中满是释然。
眼前有些模糊。

心跳得很快,一声一声的聒噪似乎顺着血液贯穿四肢百骸。
耳鸣得厉害,全世界都是嗡嗡作响,配合着心跳声一下一下撞击着他。

哐,
哐,
哐。

一片晕晕乎乎,他只来得及努力睁大眼死死盯着对面人翕动的嘴唇。
模模糊糊地从他的口型看出来最后的话语。

——谢谢你。

四平八稳,
掷地有声。

有什么碎在心底,痛得彻骨。

……

赤司征十郎睁开双眼。
赤色双瞳熠熠生光。

——这次真的要说再见了。
嗯。
——下次再有什么难过的伤心的事情我也不会出来帮你了哦。
嗯。
——是你的话,不会输的了吧?
嗯。

熟悉的声音渐渐远去。
熟悉的傲慢轻狂,君临天下的飞扬跋扈。
熟悉的淡淡笑意。

被他遗忘了很久的一句话忽然出现在脑海里。
——“很辛苦吧?我来帮你吧?”
与自己的温雅疏离相反的,傲慢的笑意中亲昵感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那是赤司征十郎和赤司征十郎的初次相遇。
-End

#
悄咪咪说一句个人很喜欢电影里僕赤消失那段
两个人背对背手指轻触的瞬间带起一圈涟漪
俺赤对于僕赤的感情同样复杂吧,我想
不管是那个温柔疏离的还是那个傲慢孤独的,他都是强大的存在
赤司征十郎,生而为王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