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途途途途途

【静临】致亲爱的小怪物

#
之前欠某个家伙的一篇
乱七八糟地码出来
文风又渣又奇葩,慎入
以上,食用愉快

1.
最初两个人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打算按照一般的新婚小夫妻模式过日子的。
废话么不是。

池袋最强和新宿最恶欸。

这两个人所到之处不和鸡飞狗跳拆迁大队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全国人民就该欢呼雀跃了好吗?

2.
关于要不要戒指这件事,最先表态的是折原临也。

“不要,好麻烦。”
白皙的脸庞斜斜挂着嘲讽的笑意。

“小静戴戒指?饶我了吧。他别哪次出去脾气一大把戒指绷断了哈、哈、哈。”
折叠刀在两个指尖灵活地转动。

身边的金发男子听到这句话额头隐隐有青筋冒出。

——阿门,这两个怪物爱咋咋总之关我屁事。
地下密医默默在胸口划十字转身拉着身边的无头恋人就想离开。

3.
于是当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那么这件事情是怎么又被平和岛想起来的呢?
赛尔提有点头疼……头盔疼地看向面前的金发男子。
甚至下意识地伸手去扶额。
手指碰到头盔的一瞬间才停下来。

4.
“所以你听说了戒指是相爱的凭证和誓言,想要和他也拥有这样的羁绊是么?”
赛尔提想叹气的心都有了。

感觉自己被当成爱情导师了。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和新罗也才……
忍了忍,这样的话终究没说出口。

“因为临也他好像不太感兴趣……”
平和岛静雄口中第一次冒出这样不确定的口气。
小心翼翼。
再三斟酌。

5.
“静雄你啊,虽然我也不是很懂爱情这种东西,
不过呢,我想,折原临也只是好像不感兴趣,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想要呢?”

“折原临也从很久之前就一直想证明你是非人类的存在,
是不是针对你我们撇开不谈……
不过你发现他也很难被普通的人类接受吗?”

“你们虽然水火不容,但在某些方面你们太相似了……
我想,和你一直以来想要变得温柔一样、
折原临也,也不过是个很孤独的存在吧。”

一口气噼里啪啦打出很多字的赛尔提跨上摩托车。
想了想又转过身来:
“戒指什么的你自己做决定,毕竟是你们的事情啊。”

6.

平和岛静雄呆呆站了很久。

7.
刚按下门铃,柔和的白光就倾泻进整个视界。
“小静快吃饭我要饿死啦!”

厨房里的纤细身影晃来晃去,浅紫色的围裙对于他来说有些偏大了,随着他的动作扑闪扑闪。

平和岛静雄轻轻吸一口气,客厅中氤氲着暖暖的湿气。

折原临也擦擦手,正要脱下围裙却被身后什么靠了过来。
正好抱个满怀。

“怎么了?”
因为姿势的关系,临也没办法完全看到他,只能感觉圈住自己的手臂缓缓收紧。
但是很轻柔。
小心翼翼。
好像要把他捧在手心里的那种珍惜。

“没什么……
就想抱一会儿。”
搁在肩膀上的脑袋那里发出了声音。
闷闷的,有点沙哑。

折原临也微微侧过脸。
肩膀上的金发因为光线的关系,看起来比平时要柔软很多。
他悄悄放松,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暗红的双瞳中透出些许笑意。
“好。”

8.
折原临也是在他们的书桌上发现这个小盒子的。
静雄已经出门了。
黑色的小盒子看起来很郑重。
啊哈?

小静会用装饰品?
折原临也挑眉,打开。

静静地躺在盒底是一枚戒指。
内侧刻上了“to  Izaya”

戴上无名指的时候折原临也惊讶地发现手指在抖。

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尺寸。
盒底还有一张很小的卡片。

翻过来是一行字。
——致我亲爱的小怪物

嘁、
折原临也懒洋洋地嗤笑一声。
——草履虫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

呃……鼻子有点酸?

一定是错觉,
错觉。

9.
折原临也坐在地下密医的对面喝了一口咖啡。
很惬意地晃晃腿,笑得眉眼弯弯。

身上那件T恤上黑底红字印着“Shizuo”和“Izaya”。

新罗觉得很扎眼一样眯了眯眼。
特别是那两个名字中间那个大爱心。

“你们一定要这么公然虐狗吗?”
新罗不想看临也身边静雄的那件同款情侣装,
白底红字的爱心更加刺眼,
一点也不想,
谢谢。

10.
新罗开始后悔为什么出门前不死缠烂打要赛尔提陪着一起了。

“哪里,你又不是单身,”折原临也笑眯眯:
“只是想和你喝喝茶嘛。”

连平和岛那波澜不惊的表情下仿佛都透着了然的笑意。

——平和岛静雄你完了你被折原临也带坏了带坏了啊啊啊!
新罗在心底哀嚎一声捂住双眼。

折原临也放下手中的杯子,
无名指上有什么熠熠生光。

11.
……
——啊我的心好痛我受伤了要赛尔提亲亲才能好。
岸谷新罗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单独出来陪这一对狗男男喝茶了。
决不!!!

_End
暗搓搓想了很久
结婚日快乐ww
国庆快乐ww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