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途途途途途

【静临】“熬夜不长个子,折原临也同学。”

#
懒癌晚期
取关趁早
文风奇葩
慎入

1.
平和岛静雄最近有点头大。
还有点小失眠。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他每天也照常躺床上,养精蓄锐蓄势待发准备睡觉。

问题出在折原临也身上。
这位情报贩子最近不知道又接了一笔什么大单子,废寝忘食日夜敲打他的电脑。
聚精会神的看也就算了,还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轻笑。

这下子躺床上的那位可有点沉不住气了。
长夜漫漫,这一个无心睡眠,余下另一个只好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了。

电脑有什么好看的,能有我好看吗?
早起的静雄黑着脸,顶着俩黑眼圈和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愤愤。

2.
静雄也不是没有恃宠而骄的资本,不过每次想这么醋意横生发作一通的时候,忍不住想到了每天凌晨时折原临也睡在电脑前的背影,于是顺理成章的偃旗息鼓,拍向临也后脑勺的巴掌神使鬼差地抄起人拎到床上。

静雄承认他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

3.
“啥?长期熬夜对身体有什么伤害?”
居家好男人岸谷新罗一边系围裙一边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脑袋中间充当临时咨询师。

虽然池袋密医是两人称得上挚友的存在,但事实证明读作挚友写作损友的交情摊在那里,能享受到新罗从饮食起居无微不至关怀的,永远只有赛尔提。

至于静雄和临也?
呵,男人。

4.
“我说静雄,你有时间研究这些马后炮的鸡零狗碎不如试试强制让他早睡?”新罗在厨房上演了一个现场版的手忙脚乱,就差把手机当鱼直接扔锅里煎了。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传来犹疑不定的一句:
“……可是这也是他的工作吧,要是他不愿意被我管着怎么办?”

啧。
新罗很有想把手顺着信号伸过去倒拎着静雄把脑子里的水控干净。
这两个不正常人谈个恋爱还这么扭捏。

显然。新罗已经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和赛尔提划到正常人的行列了。

5.
“换句话来说吧,如果赛尔提有什么习惯,但是长此以往对她身体没什么好处,我会毫不犹豫强制她改掉,”新罗已经不想再鸡婆下去了,啪的一声丢了锅铲端开锅子:
“没什么理由,她是我爱人。”

话音未落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响,新罗一秒收掉一板一眼的表情,甩开手机摆出“赛尔提亲亲饭已经做好了欢迎回家!”的谄媚皮相扑过去,留给那头的静雄一段干脆利落的忙音。

6.
折原临也发现今天的平和岛静雄有点不对劲。
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
照常一样洗完澡窜上椅子,准备对着电脑再大战一个通宵。

而且他发现每天在桌子上睡着以后都会在床上醒过来。
这么一想不仅一点都不困了还有点美滋滋。

有人给抱到床上感觉挺不赖。

开心坏了,叉会腰。

7.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

临也看向杵在身旁的静雄,有点摸不着头脑。
静雄抬起手,手里拎着他们房里的闹钟:“很晚了,该睡觉了。”

临也抬起眼皮,懒洋洋赏了一个纡尊降贵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表示“好的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了闲杂人等可以跪安了”后,又重新看向面前的显示屏。

这笑容直接把静雄后面一堆还未发表的讲话打上废话的标签,静雄气的一噎,这下子想说什么都忘了。

8.
这可不行。
静雄觉得人都已经被他宠成祖宗了,再这样下去就要上房揭瓦了。

说不过临也索性就动手吧。
静雄倏地转身折回来,三步并两步抢上前一把关了电脑另一只手不由分说拽开电脑椅把人抄起来。

9.
“欸欸欸干什么干什么,”临也被他一把打横抱起,体力上占不到丝毫优势的情况下一大堆嬉皮笑脸的嘴炮正蓄势待发。

他一边腆着脸笑着,一边使劲儿伸胳膊蹬腿,妄想从静雄的怀里挣出来:
“小静你可不能这样,这是我的电脑,我的工作,睡觉时间也是我的自由,对吧,你不能……”

“那都没用,你人是我的。”静雄稳稳地钳住他,声音不大但字字句句都是不容置喙的坚定。

“……????”
临也整个人都懵了。

10.
用他平日里和岸谷新罗炫耀时的话来说,他和平和岛静雄斗嘴,就和静雄对他动手的结果一样,那都是单方面的碾压,毫无悬念。
显然,说这话的时候临也并没有想到,嘴炮技能是个软件技能,猝不及防就升级都不用打招呼的那种。

比如此时此刻的平和岛静雄。

仿佛这句话是致命的病毒,不鸣则已,现在则直直戳到最要紧的程序深处,他耳朵里嗡的一声,感觉大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死机了。

嘁,我爸妈都没这么管过我,
临也有些哭笑不得,五味杂陈地抬手搁在脸上挡住自己的视线。
太矫情了,他忿忿地想。
矫情得我鼻子都酸了。

11.
折原临也平日里那张嘴就没消停过,随着他那高速运转的大脑枕戈待旦惯了,到了思维卡住的时候倒也安静的出奇。

虽然看起来他是宕机一样的一动不动,心底可谓是百感交集。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与他而言,父母不过是远渡重洋的遥远身影,血脉相连的两个妹妹在他心中也一直处于理当受他口是心非的庇护的位置
他不过用他自己坚持的方式给与家人应有的疏远,以及夹杂在疏远之下的温柔。

是属于折原临也的温柔。

他虽心底思绪飘浮,面上却习惯性想扣上那张嬉皮笑脸的面具,仍是不习惯被其他人窥见他任何真情实感。

他摸索着想去摆出皮笑肉不笑的脸,只是扯起嘴角的那一瞬间才想起来,对着静雄,他早已不知道把那张面具丢到哪个角落里了。

于是他只好结结实实地感受到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暖意,从箍住他的手臂源源不断地传来。

他终于只是鸵鸟一般把脑袋往静雄怀里一钻,动也不动了。

12.
静雄于是顺顺当当把他抱到床上。

把人塞进被窝以后挨着他躺下来,顺顺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着损了一句:

“小心熬夜不长个子。”

临也哐当一声就想窜出被窝当场给某人表演一个鸵鸟炸毛。

不想,这只鸵鸟窜到一半被人抵住了脑袋。

是静雄把下巴搁在他的额头上。

13.
好像有什么轻轻拂过头顶,暖暖的,满是让他安心的气息铺头盖脸地漫过来。
参杂着笑意的磁性嗓音低沉地从耳畔回响到心底:
“晚安,折原临也同学。”

临也眨眨眼,又眨了眨,罕见地松懈下来,终于连略有些疲惫的声音也添一分平缓的笑意:

“晚安。”
他咕哝一声,把脸往下一埋,轻轻合上眼。

_End
#
冒个泡
昨晚打腹稿打到失眠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越打越兴奋(抹把脸)
520快乐ww
晚安

评论(4)

热度(117)